当前位置:高青网 > 海关关员谢丽惠:她是这样排查出中国空港口岸首个确诊病例

海关关员谢丽惠:她是这样排查出中国空港口岸首个确诊病例

  【同期】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关员 谢丽惠

  【同期】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关员 谢丽惠

  我的岗位就是卫生检疫工作,做好进出境旅客的卫生检疫本来就是我职责所在。所以我应该要站出来,然后把传染病防控尽我自己的力量,然后把它做好。

  【解说】画面中的人是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关员谢丽惠。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已三年未回过老家的她,毅然退掉了回乡过年的车票,重返岗位。近日,谢丽惠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她的主要工作是在首都机场对异常旅客进行流行病学调查与医学排查,1月23日,一名男性旅客在通过测温通道时测温仪报警,正在巡查的谢丽惠立刻上前询问情况。

  【同期】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关员 谢丽惠

  我就问了一下他是(从)哪里来的,他说(从)武汉来的,那就肯定要高度关注了,然后我就把他带到排查室去排查。排查的过程当中,他就说他没有其他的不舒服,只是说在火车上觉得有点冷什么的,其实实际上就还是发烧。排查的时候我就听到了他想咳嗽自己又想控制的那种,然后咳了两声。我判定他感染的风险就比较高了,因为他同时满足了各项条件。

  【解说】在判断旅客存在染疫风险后,谢丽惠立刻上报情况,开启转院流程。三天后,这名旅客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这也是全国空港口岸排查出的首例确诊病例。

  【解说】随着境外疫情持续蔓延,海关疫情防控的重点从“防输出”转为“防输入”,需要重点关注的旅客也越来越多。谢丽惠经常要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后才能短暂休息。严密的防护装备令人憋闷,但她和同事仍咬牙坚持。

  【同期】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关员 谢丽惠

  很憋得慌,特别憋得慌。而且前期航站楼里边暖气开得比较足的话就会特别热,一直在出汗。而且跟旅客长时间沟通之后,真的嗓子都不太能受得住。然后一喝水都不能直接咽的,都要先含一下,然后再吐掉。如果(中途)你要脱的话,你就要重新再穿一套。而且你脱跟穿你就得花好长时间的。就是我们也不忍心让旅客等那么久,所以我们就尽量坚持下来。

  【解说】每当听到旅客的感谢,谢丽惠就觉得一切付出都值得。工作中她还摸索出“流调”小技巧,以聊天形式拉近与旅客的距离,从而获得更有效的答案。

  【同期】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关员 谢丽惠

  你要是问旅客说你有没有接触过发热或者呼吸道症状的患者,他可能不太理解这个是什么情况,而且你也不能具体得到(信息),因为他可能会直接就告诉你“没有”。比如说一些留学生,我就问他说你什么时候最后一次从咱们国家去这边(国外)上学的?最近学校还上不上课了?你是住在寄宿家庭还是自己住在宿舍?一步一步地跟他们聊天,根据他的回答你进行一个判断之后,再进行下一步问询,了解到他最有可能接触的一些情况。也可以稍微安抚一下这些旅客比较焦躁的心情。

  【解说】3月底,谢丽惠转战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支援,这里作为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始发客运航班第一入境点之一,承担了分流任务。谢丽惠说,当前口岸卫生检疫任务仍十分艰巨,自己将尽全力严把国门,守护好来之不易的抗“疫”成果。

  【同期】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关员 谢丽惠

  我觉得我们的工作还挺神圣的,因为你想前期的时候是全国上下大家都在齐心抗“疫”,然后才能有现在这样的一个疫情防控的一个成果。我们在“防输入”这边就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把它做好,把好国门这一道关。

  程宇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齐彬】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