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高青网 > 武汉封城日子里,出没着一群“影子”

武汉封城日子里,出没着一群“影子”

  武汉封城日子里,出没着一群“影子”

  武汉封城日子里,出没着一群“影子”

  “交出了仓库钥匙,撕下了车标,但这段记忆刻骨铭心。”

  封城76天后,4月8日,武汉解封。早就盼着这一天的“影子们”,终于“失业”了。

  “武汉不好,影子不散。”而这一天,随着武汉“重启”,他们“终于可以给自己画一个句号”,彼此合影留念,互道珍重。

  这是76天来志愿者组织“影子梦之队”成员最整齐、最开心的一次集结。

  从海归青年、企业主,到候在仓库门口主动加入的“滞留者”,武汉封城后,一群80后、90后开着私家车,争分夺秒地为医院、社区、超市,为火神山、雷神山工地,送去最紧缺的防护和生活物资,累计承接运送115家爱心企业及人士捐赠物资数万件。76天里,他们对接了184家医院(科室、卫生服务中心)、200家社区(养老院、单位)、103家一线执勤政务机构。

  “他们守护着人民,我们愿守护他们。”“影子梦之队”总队长虞旻子说。

  在“影子梦之队”微信公众号开篇,引入了鲁迅对青年的寄语——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如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地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

  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这,就是他们逆行的动力。

  信念集结起来的“影子”

  “1月24日,250个N95口罩,10000个一次性口罩,1000副手套,送至华润武钢总医院、武汉市九医院、武汉市普仁医院、武汉市四医院;

  1月26日,11400个一次性口罩捐赠给湖北省消防总队培训基地、湖北省交通运输厅高速公路管理局、沌口开发区消防大队、八一路消防中队、武汉消防水域救援大队、武昌区公安分局等单位;

  1月28日凌晨两点,2万件防护服和3万只口罩抵达武汉,连夜送至各大医院;

  1月29日,5万只口罩送至雷神山医院以及武昌区、东西湖区等地一线工作人员;

  3天时间,将价值400万元的1万台消毒设备从深圳运到武汉”;

  ……

  这是“影子梦之队”的工作日记,记录了他们的集结与逆行。

  “影子梦之队”发起人晨熙(网名)是一名80后海归,地道的武汉姑娘。

  疫情大暴发,防护设备断货,医护人员近乎“自杀式冲锋”。“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一个自发公益微信群产生了,一批有着海外留学经历的海归成了最初的成员。

  “哪里有口罩?哪里有N95?哪里最急需?”学金融的晨熙,从微信群里的资源信息中能快速找到匹配点。物资筹措、捐赠发放、联系对接、运力调配,自发的志愿者们发现了组织起来的效率。

  就这样,多个公益群数千人的志愿者团队,为了一个信念集结起来,统一成立“影子梦之队”。

  “影子们”第一时间发动联络湖北侨联青年委员会、武汉宾利俱乐部、武汉海归协会等组织,从大年初一开始,募集捐款从十几万元增长到几百万元。随后,他们又迅速将每一笔捐款转化为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液。

  “团队组建初期,我们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信息不对称。”晨熙的朋友,第一时间加入团队的虞旻子说,“医院信息是否准确,车手身份是否真实,一切都是从零开始。”

  1月28日凌晨,一位志愿者将15箱750件防护服都送给了一家医院,“在当时防护服奇缺的情况下,意味着更多急需的医院得不到这批珍贵的物资。”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团队严格细化流程。从医院、社区、政务机构的审核,到志愿者车手管理,再到物资发放登记;从筹备捐赠到联系购买物资,从寻找仓库、接货验收,到检核医护用品是否合格;从登记需求方地址,到安排司机第一时间派送,形成了全流程溯源管理。

  最初,志愿者都是开着私家车运送物资,碰到超规格的箱子,一辆车装不了几个。后来,有公司免费为团队提供5台新能源货车,运力得以保障,高峰时,车队一次性可以转运30多吨物资。

  “不少物资为定向捐赠,但像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及其他重点医院在中后期物资保障非常有力。而捐赠方的意愿往往都是重点医院,做解释工作不容易。”虞旻子说,经过解释说服,捐赠方向得以调整,从最开始的重点医院,到覆盖社区医院、卫生服务中心等,确保送到最需要的地方。

  除了运送物资,“什么活都干”是“影子们”的特点。得知武汉农户莴苣面临烂在地里时,他们立刻帮忙收菜;了解到老年社区蔬菜供应紧缺时,他们又跑去对接。

  “最想失业的一群人”

  “今天捐赠的300台医用制氧机到了,全部由我们志愿者一台台搬下来,再小心翼翼搬入库。特殊时期,这些宝贵的医用物资,每一台都无比珍贵,大家能想象吗?每个志愿者在这入库的一两个小时里,搬着医疗器械弯腰上下了几百上千次,而他们前后都是在开车运输物资。人,不是万能的。但志愿者们真的是二话不说,是能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都不‘烫条’(烫条,武汉话,形容畏手畏脚、胆怯,临阵退缩)!”

  这是2月10日的一篇推文。

  武汉最艰难时候,“影子们”在竭力奔跑——

  从接到求助电话,到核对信息,备货送货,最快1小时,医院急缺的物资就能送到医生手中。

  从寻找物资,联系供货,运进武汉,最快1天,物资就能从百里、千里之外送到医院。

  “影子”中,神一样存在的小A(网名),把几百名90后“海龟”连接在一起,使海外物资信息第一时间汇聚这里。

  “影子”中,最忙碌的人一定是“好好先生”(网名),几百台志愿车都在等侯他发布号令,最多的一次物资转运,六七十台轿车愣是将一个大集装箱的物资消化得干干净净。

  车队里,有车主从武汉赶赴荆州将受困的病人接回就诊。有车主吃睡在车上,只为第一时间能配送物资。有车主一天要跑十几家医院,只为争分夺秒帮助白衣战士抗击病毒。

  “哆啦A梦”(网名)是团队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从物资转运入库到配送出库都离不开他的身影。每一笔物资他都会逐一核对登记在册,准确无误。他说,“兄弟姐妹们的爱心,负不起。”

  来自广西的“影子”胡学勇,是逆行赶来武汉的,一干就是两个多月。

  “影子”中,有滞留武汉的广东佛山水果批发商,无法返家,他索性做了“影子”;有从事建筑工程的退伍军人胡建平,在参加湖北大学方舱医院建设后,不仅向家乡大悟县捐赠了价值十余万元的医疗物资,还动员公司员工和家人加入“影子”;有“一个人干出了一个团队效果”的独行侠车手鲁力;还有礼君、娜娜、葛华、鼎华、小红帽、思梦、朱华、严杰……太多太多“影子”奔忙在孤寂的武汉街头。

  “影子”中,最小的是2005年出生一名初三学生,他主动要求到加入志愿者队伍,大家执拗不过,只好给他安排了擅长的视频制作工作。

  “我们只是一群想要做点什么的普通市民,甚至不知道对方的真名,对方的模样,每天忙碌奔走,默默地做事。在任务地点擦身而过,我们能看到彼此眼中闪着同样的光芒,我们不愿意承认是泪水,那应该是我们共同想要努力的坚定。”

  虞旻子说,每一天,“影子”们争分夺秒地狂奔,他们是最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是最想失业的一群人。”

  “只是在守护自己的家园”

  庚子元宵夜,大家忙完工作,围坐在仓库的医用物资旁,陪队友过了一个今生注定无法忘记的生日。

  深夜回到家中,他提起毛笔写下了“元宵节记”——

  “脱下军装的那一刻,我以为我将不再热血,我将远离灾情,可真当这一刻来临,我发现我身上的军装还在,我的血依旧沸腾,我们跨越年龄走到了一起,我们共同为武汉加油,我们不希望成为英雄,我们更希望被人所需要……”

  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的80后虞旻子,是湖北省文联展览艺术部的工作人员,曾任职湖北省消防总队。作为湖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江夏“手指画”第三代传承人,他和父亲、祖父在湖北美术馆举办过“指墨百年——虞一风、虞小风、虞旻子三代指画作品展”。

  那一夜,虞旻子思绪澎湃。想想自己跟随团队一路走来,从车手到仓库管理员,从媒体联络到物资对接统筹,从“影子梦之队”公号主笔、负责人到担任总队队长。那段时间,从来没有凌晨2点之前睡过觉的虞旻子感慨,“每一天都像一场没有退路的战争,也让我再一次体会了‘军绿’的感觉。”

  封城第一天,当过十几年消防兵,亲身经历过汶川地震、东方之星沉船、汉正街火灾救援的虞旻子,军人底色被点燃,“家乡正在受难,我必须站出来。”

  就这样,从逆行奔波、抢运物资,到用诗歌、文字、书法、绘画的方式参与“战疫”、记录“战疫”,护腰、面包、充电宝,成了虞旻子的“抗疫三件宝”。

  “团队从无到有,是经过一次次的行动积累,也是不断总结激励起来的。”虞旻子说,“影子梦之队”成立初期,通过微信公众号、抖音号等新媒体推广,很快得到了共青团湖北省委的认可。

  极速成长的团队,让“影子们”热血沸腾。忙完一天的工作,晚上回到家里,虞旻子便投入到另一场“战疫”,他写下《封城武汉》(组诗)《疲惫的身,逆行的影》《大城小爱》等等,不少文字见诸报端。

  “看着日渐恢复的武汉,内心的复杂无法言表。”虞旻子说,“对于一直行走在武汉的志愿者来说,我们看到了太多‘闭门不出者’没有看到的场景。我们不是英雄,我们只是在守护自己的家园。”

  3月10日,虞旻子创作的诗歌《阳光下的影子》被大家转发——

  “终于我们可以只戴口罩

  脱下守护我们的白衣

  身上少了很重的重量

  相互之间打个招呼聊聊天

  一同品尝春天的味道

  花开叶茂

  暖阳下有你真好……”

  “影子们”曾说,等到阳光明媚,就是“影子”消散之时。

  国际疫情仍在蔓延,“影子”精神仍在继续。如今加拿大已经成立了分支机构“影子爱心联盟”,这些天,为加拿大准备的第三批物资也在设法送出,美国也有了“影子”的队友。“我们会继续用自己的努力,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虞旻子说。 【编辑:朱延静】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